<i id='6B8bC'><div id='6B8bC'><dt id='6B8bC'><q id='6B8bC'><span id='6B8bC'><b id='6B8bC'><form id='6B8bC'><ins id='6B8bC'></ins><div id='6B8bC'></div><sub id='6B8bC'></sub></form><legend id='6B8bC'></legend><bdo id='6B8bC'><pre id='6B8bC'><center id='6B8bC'></center></pre></bdo></b><th id='6B8bC'></th></span></q></dt></div></i><div id='6B8bC'><tfoot id='6B8bC'></tfoot><dl id='6B8bC'><fieldset id='6B8bC'></fieldset></dl></div>

    <small id='6B8bC'></small><noframes id='6B8bC'>

      <tbody id='6B8bC'></tbody>
      <tfoot id='6B8bC'></tfoot>
    1. <bdo id='6B8bC'></bdo><div id='6B8bC'></div>
    2. <legend id='6B8bC'><style id='6B8bC'><dir id='6B8bC'><q id='6B8bC'></q></dir></style></legend>
      1. <small id='d2pqcpsi'></small><noframes id='c06ddpug'>

        <tbody id='falmm3vq'></tbody>
        <bdo id='3u5q9mya'></bdo><div id='l1pinska'></div>
      2. <tfoot id='5h94nwma'></tfoot>
      3. <legend id='wdzyk49q'><style id='nullyxi6'><dir id='8x22l2tv'><q id='g1ke43pn'></q></dir></style></legend>
          <i id='rezewwvb'><div id='119s729p'><dt id='ggcwsk0y'><q id='7qjjjoi6'><span id='9c9dfy3c'><b id='z4yvfie4'><form id='ttlh5669'><ins id='5m3ot3ov'></ins><div id='s9sgnxyb'></div><sub id='6hfqx9j0'></sub></form><legend id='hdjxdu7x'></legend><bdo id='pifkigr7'><pre id='f75ol264'><center id='wgh05tmi'></center></pre></bdo></b><th id='oulf70ne'></th></span></q></dt></div></i><div id='8h43q393'><tfoot id='98wvx19p'></tfoot><dl id='mmkth4ox'><fieldset id='jk2s8i71'></fieldset></dl></div>

            本站APP,内容更劲爆
          1. 收藏
          2. 报错
          3. 上一集
          4. 下一集
          5. 西西人体系艺人摄影图片

            类型: 整容失败 地区: 中国 年份:2020-10-18

            剧情介绍

            在日本,守教形式很 特别,有许多僧侣,不但拥有自己的私人庙宇,更加可以娶妻生子,而且还定时得到人们的供奉。    这些供奉,不但有金钱上的,更有肉体上。    古代的日本女人,觉得跟和尚造爱,等如 亲近佛

            祖,所以 古时候有许多性僧传说。     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无疑就是浅草的性僧一休哥。    一休哥自小便在浅草一带的寺院剃度,十岁开始到四周收取供奉,由于收取供奉的时候,许多时是单独一个人去的,所以未到

            十四岁,他的童贞便被一个三十多岁的农妇所 夺去。    当时的一休哥跟农妇到田边拿地瓜,一时尿急,在稻草堆旁小解。    谁知被农妇见到他那条天生异品的小一休,心 生淫念,便一手拉了一休哥进入稻草堆中。 

               那些稻草堆往往比人还高, 中间地方,空间甚阔,加 上四野无人,农妇未经一休哥同意, 便一手握着他的小一休,不住的玩弄。    当时的一休哥虽然年纪尚小,但本能反应却令他十分兴奋。    那条小一休,未

            曾兴奋时,经已看得出是异品,一经挺直,更加令人难以相信这条是一个只有十四岁的小孩阳具。    农妇见到,更加兴奋得难以自制,忍不住张开大口,便将小一休不住 吞啜,而且更慢慢解开腰带伸手入内,一边吸啜一休

            哥的小一休,一边抚摸自己全身上下。    日本古时候的服饰,很少钮扣,全靠一条腰带来包紧衣服,衣带一松,衣服亦开始松脱。    农妇越摸,衣服便不住脱下,终于露出一对比地瓜还大的丰满乳房。    农妇

            虽然年过三十,但 论姿色及身裁,仍 然是十分吸引,特别是晰白幼滑的皮肤,在阳光白云下,仍旧是充满诱人的弹性。    一休哥被农妇吞啜着下体,本来是惊惶得不知所措,但那种兴奋莫明的感觉,实在有说不出的舒服,

            竟然不想将它由农妇口内抽出来。    当他看到农妇那一对挺拔的乳房,更加目定口呆,想伸手去摸,但又不敢。    农妇微丝细眼间,面向上端,见到一休哥的表情,便知他想做甚 么。    于是便暂时吐出那条令

            她爱不释口的小一休 ,一手拉着 一休哥的手贴到自己的乳房上。    乳房的体温传到掌心,一休哥本能地开始抚摸。那 种柔软若绵的感觉,实在比自已的光头好得多。一休哥越抚摸越是兴奋,下边的小一休不住澎涨。加上农

            妇一双玉手,不住磨擦它、套玩它、拉扯它,小一休终于挺直得如同 柱子一般。    而且龟头部份更加突破包皮,好象那条专门用来撞钟的大锤。龟头前端又圆又大,农妇握在手中,实在再难以忍受,索性将全身衣服全部脱

            下。接着更将一休哥的僧袍都剥光,紧紧搂着。    一休哥虽然只有十多岁,但身材高大,农妇搂着他时,面 部刚好贴到农妇的乳沟当中。    一休哥自小由师父收养,从来 都未见过亲生母亲,不过 天性对女人乳房的感

            觉,令他 开始一口一口地 吸啜农妇的乳房,而且 十分用力的吸啜,好象要吸出乳汁来。    农妇生育已久,乳汁早干了,但在一休哥的努力吸啜下,竟然也有微微的分泌,不过另一处地方的分泌物,却几乎多到满溢。   

             农妇单是手握一休哥的阳具,和被他吸啜乳头,农妇经已浑身兴奋得如飘到天上,但始终未够充实,她实在需要一休哥那支比成年人更长更粗 的小一休。    但一休哥到底年幼,不知道男女之间下一步要做甚么事,于是农

            妇便 再引导他,将他的手先拉到自己经湿润无比的桃源洞边。并用手教一休哥如何抚摸挑源。     一休哥一接触到这 块生命之源,好象天生就对它十分熟识似的,不单止很快便懂得如何运用五指去遍游当中的溪水洞,而且每

            每用力的地方,都是女性桃源洞中最令人震撼的位置。    农妇一方面意外,一方面亦得到前所未有的高潮,她开始觉得一休哥不但天赋大本钱,而且更是造爱方面的天才。    当农妇的上下都被抚弄至高潮叠起之际,

            她发觉手中所紧握的小 一休越来越热,而且有更进一步的澎涨,似乎亦有所需要。    农妇再也忍不住了,一个翻身,将一休哥压在稻草堆上,自己便 跨他的身上,将自己的桃源洞对准一休哥冲天而挺的大肉柱上。    

            农妇屁股向下一坐,一休哥只感到一股热力 直冲上脑。    而农妇亦感到桃源洞内传来一阵挤迫感,阴壁两边,都有种说不出来的快感。 农 妇不住地坐下坐上,一休哥那件东西,也不断伸入,还未曾完全 坐下,农妇已经感到

            那条小一休,经已顶到花芯。    那种前所未有的刺激,令到一直保持宁静,强忍住叫声的农妇,终于呻吟出来。    一种极度兴奋无比的呻吟 ,桃源洞就像从未有如此热闹挤拥过。    农妇用手一摸小一休,发觉

            还有一小截未曾用到。农妇正想适可而止,慢慢自动抽送之际,一休哥不知怎地,竟然挺腰向上。    这一顶直撞至花芯,她忍不住大叫出来,但口中却向一休哥说:「是……是……这样……啊……但不要太急……」一休哥

            除 了是照农妇指示,亦随者自己本能反应,不住挺动腰部。    小一休在农妇的桃花洞内抽抽送送,而且 连续不停,好象完全没有半点的疲累,一直过了好几百下。    农妇 高 潮如浪,一浪按一浪,呻吟声与香汗,不住

            浸出,几乎连心肝也被大一休抽了 出来。    农妇终于支持不住,翻过身来 ,躺在草上,张开两腿,叫一休哥伏到她的身上。    一休哥照说话做,伏到她身上,那条小一休好象巨蛇归洞,竟然自动找对地方, 一伸便直

            入洞 内。    今次由一休哥作主动 ,农妇不像自己在 上面时,可以迁就。一休哥用力一挺,整条小一休完全没入洞中。    农妇兴奋得狂叫狂抓,两边手不住拉抽自己乳房,头发四边乱拨。     实在无法想象,一个

            十三岁的小孩,竟可以将一个虎狼年华的女人弄到这种田地。    农妇自己亦不能想象,她觉得现在,比跟一个成年强壮的男人造爱,更加吃不消。    那 条小一休实在太厉害,它不但又粗又长,而且硬得充满弹性,抽

            送间,巨大的龟头,竟然可以微微地向两边拨动。农妇觉得插入自己体内的,并不是一条阳 具,而是传说中蛇一般的龙。    这条龙在她的桃源洞内翻江倒浪,完全不受限制。而且这条龙又有持久韧力,好象有永 远用不完的

            精力,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农妇终于再也支撑不住,对一休哥说:「够……够……了,抽……出来……吧……唉…… 」    但一休哥似乎不想,而且亦不能。他完全投入了这种抽送活 动所带来的快感当中。    他将

            小一休不住挺进农妇洞内,两只手又不住抓弄那对又大又圆的乳房,而且更不时用口去吸啜那两粒微微凸出的乳头。    他的动作越来越快,而且越来越劲,抽得农妇洞口不住啪啪作晌,农妇再也无法忍耐,用手想推开一休

            哥,但一休哥却不肯。    农妇终于投降地道:「你这样……会弄死……我的……快……抽出来……我用口给……你 继续……」     听到会弄死对方,一休哥心头一怕,便立即抽出来,而农妇亦实时用她的口接力。口中

            有舌,舌尖不住舐着一休哥的龟头,这种感觉比抽插挑源洞更兴奋。     一休哥用力一挺,小一休没入农妇口中,几乎顶到她的喉咙下。    农妇强忍继续吸啜,小一休在她口中不断抽送,终于 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 

               农妇只感到口中一阵咸味,便知道一休哥的人生第一次,便要降临,而且要喷射于她的口中。    农妇于是吸啜得更加起劲,童子精液是甚么味道,实在不易尝得。    再过片刻,她感到小一休在她嘴内大力抽 搐

            ,接着一股清泉般甜美的童子精来了。那股不稀不浓, 不腥不臭的味道,就像乳牛的鲜奶。     一休哥一射如注,完 全喷入她的口中。    直至一休哥的人生第一注精完全喷射完毕,农妇还是不舍得放开。    农妇

            除了将口内的全部吞入肚内,还用 舌头不住舐食小一休的周围,将溢了 在外的精液,也都不放过 ,舐得一乾二净。    人生大欲,原来如此痛快,一休哥今日终于感受过了。    而农妇亦亨受了一顿丰富而难忘的下午便

            当,满足地重新披起衣裳,笑吟吟地对 一休哥说:「假如以后你想再干刚才的事,记紧前来找我,我会在干完后,多给你一些地爪作为供奉。」    就这样,因为几个地瓜, 一休哥便献上了人生的第一次。虽然若有 所失,但

            却开始了他一代性憎的传奇。    由于农妇已尝过了甜头,于是每次当一休哥前来拿 取供 奉,她便会悄悄地将他带到稻草堆内去 胡天胡帝,饱尝一休哥的每滴甘露。    而一休哥亦从农妇这副有血有肉有反应的活动教材

            身上,学会了许许多多令 女人、令自己兴奋的技术。    加上他的天生异禀,对这门 功夫与生俱来便有天份,农妇虽然是成年女人,亦被他征服得五体投地,每次都香汗淋漓地躺在稻草堆中。    不过偷食次数多了,开

            始被人发觉。    有一次当农妇兴奋得难以自制的时候,淫叫声惊动了一个路过的村妇。    村妇叫作香幸,年龄二十五岁左右。    由于当时农村的男子,多被幕府的大将军挑去作战,所以虽然嫁了三年,实际上

            只有两三个月尝过男人的冲刺 。    当一听到这种呻吟声,香幸立即意会到发生甚么事。    探头一看,见到一幕令她春意大荡的场面:一休哥挺着他那条雄纠纠的小一休,昂然地冲入农妇那个春水横流的桃花洞时,香

            幸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立时震撼起来 。    看见农妇被一休哥抽抽送送,两眼如丝,手舞足蹈地享受的时候,香辛亦感到浑身如火,恨不得正被抽插的是自己。    当时的一休哥久经农妇指导,不单止对白己的小一休

            抽送方式十力熟练,而且更晓得在适当时候,玩弄一下花式。    一休 哥两手握着农妇的腰,将对方向自己拉前,无需用力,经已将自己又长又粗的一休,没入农妇的桃源洞。农妇被顶到花芯,更加哇一声叫了出来。   

             虽然农妇跟一休哥交合,经已不下百次, 但一休哥一日一日长大,那条小一休,一日比一日粗壮,所以农妇的桃源洞每次都有新鲜的压迫感。    一 休哥对这种抽送,似乎有些没趣,于是将农妇的一条腿跨过自己,再扭转

            她的身体方向,由朝着两个 大地瓜,改为一个浑圆肥美的大屁股对着自己。    这阵交换方向的动作虽然大,但由于一休哥的阳具实在不短,两者之间,竟然无需抽离,亦有 足够空间进行。    香幸看得入神陶醉了。 

               她记得自己丈夫出征前,每次跟她行房,稍为抽插 得太大动作,阳具便会跌出毛洞外,十分没趣。现在看到这个少年和尚跟那农妇的花式转换,心中不住惊叹,那条东西竟然可这样长的!    香幸看得咽喉干燥,不住

            吞食口水。    再见到一休哥抽插像母狗般爬在地上的农妇,自己的毛洞开始发热生痒,不自觉地将下体靠近稻草堆,不住磨擦那些稍硬的禾杆。    但越磨心中便越痒,因为一休哥的动作实在太诱人。他不断抽插,而

            且每一下抽出和插下,都是同样有劲有力,撞得 农妇那又白又大的屁股,不断地发出啪啪声响。    农 妇屁股不住摆动迎送,自己的头却深深埋在禾草当中,两手抓得四边禾草弯曲,口中不住传出若仙若死的呻吟声。   

             看到这里香幸的兴奋程度完全不下于农妇,只是下体始终没有那份被抽插的感觉。    香幸口中同样传出饥渴的呻吟声,下体磨得禾杆滋滋作晌。    香幸见到一休哥抽出来时,所暴露的阳具粗茎,恨不得扑前将它一

            口含着。    香幸越来越陶醉,手指在自己毛洞不住抚挖,无尽的春水越流越多,不自觉地移近这个春色无边的草堆中心。    就在这时,农妇像以往一般,一休哥还未到达高潮,她经已无法支 撑,自己向前爬行,离开

            一休哥的抽送射程,转过身来, 一口含着一 休哥那条又硬又劲,而且浑体充血发紫的小一休。    农妇不住用舌去舐,用口去吸啜那个又圆又大的龟头 。    香幸看到,觉得十分可惜,假如可以接力来抽送她,该有多好

            呢!    正当香幸在想的时候,那边正含吞得满口皆是自己分沁的农妇,竟然眼定定 的望过来。    这时香幸才发觉自己实在挨得太近了,而农妇亦想不 到,原来身边一直有人在监视着。    两人对望了一阵,香幸

            连忙转身向后爬,准备离开。    农妇对一休哥叫道:「你还呆甚么,立即将她捉住。」    跟一个十多岁的小和尚偷欢,说到底是一件不光彩的事,而且给自己丈夫知道,更加不得了,虽然未知怎样处 置香幸,但先捉

            住她才算。    一休哥受农妇指使,立即扑向香 幸将她压着。香幸想挣扎离开,但一休哥已拉着她的衣服。    由于刚才香幸抚摸自己下体,腰带经已有些松弛,再经一休哥 用 力一扯,整件外衣像脱皮般褪下。    

            衣服一脱,除了乳房有缠布包裹外,大部份的身体都立时暴露出来, 特别是那一个又圆又大又细嫩的屁股,更加 搬到一休哥的眼前。    农 妇的屁股虽然又大又圆,但始终是三十岁外的女人,毕竟有些松弛,但香幸的屁股除

            了更加白净嫩滑,而且充满年轻女人的弹性。     一休哥忍不住一手便抓向它,香幸屁股被抓,那种刺激,令她更想向前冲出去。但这时两只腿被抓实,原来农妇亦上来帮手。    农妇大力一拉,将香幸硬生生地拖回稻

            草丛中。    「你……想怎样?」香幸急 得眼泪直标,不知如何是好。    农妇硬将香幸的两腿分开,看见到中间嫣红两片,周围浓密的毛发,都已沾满了晶莹的水珠。    农妇一看便知香幸刚才一定是看得极为冲

            动。    农妇笑着道:「既然给你看到了,那么惟有分一份给你。」    香幸急道:「你想怎样?」     农妇对一休哥说:「一休哥,你过来给她乐一下。」    香幸更加着急地道:「你想叫他干甚么?我有丈

            夫的……」    农妇笑道:「我也有丈夫,不过一休的东西,不是普通男人可以及得上的,其实我看得出,你根本很想试,否则下面的毛洞,也不会湿成这样。」香幸被农妇道破心事,虽然仍在挣扎,但没有离开的意图。 

               一休哥刚才跟农妇干完,但始终未泄,积聚的东西,本能上是需要找个地方喷射一下。    当见到香幸一身完 全不同的诱人身体,小一休早就扯得更坚更挺,只是对方是陌生人,一休哥不敢主动,但有农妇指使,便放

            胆步前。    一休哥将小一休向前一挺,便塞到香幸的樱桃小嘴。    香幸有生以来,从未尝过如此巨大的对象,两片香唇尽力撑大,亦无法接收一半。    不过 那条小舌头,却不住游舐,而这时农妇执起地上的禾

            杆,竟然不住扫动香幸的毛洞,毛洞 内的水,流得更多更急。     香幸开始自发行动,她不住摆动腰枝的同时,两手握住一休哥的小一休,往自己 的小嘴抽送。    一休哥和农妇干得多了,早已没有新鲜感,现在香幸的

            小嘴与及那条灵蛇一般的舌头,令他兴奋得难以自制。    一休哥抽出小一休,伏到香幸身上,一手将她用来缠扎乳头的布带拉开,两只雪白照人的大乳 房,立时弹到面前。    一休哥一言不发,大口便将往香幸 的乳头

            吸 啜。香幸如同全身触电,浑身酥软 。    而一休哥除了吸啜外,亦将小一休慢慢探向香幸的桃源洞。    这个洞本来已经处于兴奋状态,被小一休的大龟头轻轻一碰,香幸的高潮顿时火速杀到,整个人都一震。   

             「不……不……慢慢来……不要太快……」    香幸完全感到小一休的巨大,自己不住张开两腿,尽量扯阔洞口希望可以容纳得到一休哥的巨物。    虽然香幸有过丈夫,亦被开过苞,但面对一休哥这种巨物,香幸那

            里仍窄得和处 女没有分别。     一休哥向前略为一迫,香幸的毛 洞如被人开山劈石一般,忍不住大叫出来。    农妇在旁观看,心中暗想,假 如自己不是久 经人道,实在也无法吞纳得到一 休哥的巨物。    香幸看来

            经验未够,所以痛苦得死去活来,她一边看,一 边有种说不出的满足感,这种来自虐待的满足感 ,令 她的毛洞再次湿润起来。    而香幸虽然痛,但痛得兴奋无 比。    她一边尽量吸纳一休哥的巨物,一边抚摸自己那对

            又白又圆,又充满弹性的乳房,加上一休哥那对经已不住游摸的手, 香幸几乎迷失了自己。    到这个时候,一休哥见自己的阳具经已有一半插入了香幸体内,于是便开始抽送,这一下活动,更加令 香幸兴奋得死去活来。 

                「不……不要……哦……噢 ……啊……」    香幸几乎不知自 己想说甚么,低头见到自己的腿已一字马般张开,但仍觉得无法完全容纳。    一休哥每一下有力的抽送,好象直撞到 她的喉咙。    太劲了,而

            且在毛洞内,她感到一休哥的阳具美妙的左右摆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承受着的,是一条好几寸长的阳具。差不多百多下抽送后,一休哥可以更进一步,全条小一休都没入香幸的毛洞内。    这一下完全插入,弄得香幸

            双眼反白,要不是还有呻吟声,连农妇都以为她经已给一休哥所弄死。     一休哥经过农妇,再经香幸,一连两 个毛洞的打磨,逐渐到达高潮,龟头上凝聚的力量,准备要发射。    农妇知道一休哥快到高 潮,忽然走到

            旁边,将一休哥拉开。    农妇道:「不要太快射出来,我看她还未乐够!」    一休哥经如箭在弦,不发不行,但农妇阻止,只好再次强忍。    农妇将软弱无力的香幸翻过来,将她的屁股朝对向一休哥。   

             农妇指着屁股道:「要射,射到这里,才不会弄出孩子。」    香幸本来以为一休哥准备用后进的方式来抽插,但农妇的说话,令她心头一震,要射到不会有孩子的地方,将会是哪里?毛洞是吸精孕育之源,当然不是,那

            么自己下面,便只有另一个洞。    农妇说完,用手指头指笃着给一休哥知道位置,果然便是打她肛门小洞的主意。    一休哥问道:「这里也行吗?」    农妇笑道:「这里和那个洞都是一样,你用力插入去便成

            ,在这里头喷射,不会有孩子的。」    香 幸知道农妇的阴谋,连忙狂叫道:「不要……」    农妇笑着爬到香幸面前道:「你既然知道我的秘密,为了不让 你漏露,我必须有你的痛脚在手,假如你 说我的事出去,我便

            揭露你连屁眼也给人插过的事。」    香幸想反抗,但自己经已筋疲力尽。    一休哥以为两个洞都是一般,于是扯开香幸两腿,腰间用力一挺,便将小一休撞向香幸的屁股小洞。    这个洞比香幸的毛洞更小,要

            破开它绝不容易。    但一休哥的巨物胜在够硬,加上一休哥急于找地方宣泄,于是亦不管一切,用尽力向内挤去。    香 幸下身如被人撕裂一般,巨大的小一休,直向大肠而去,那种痛楚,真的令她如被人分尸一般。

                一休哥见小一休入了大半,便开始抽送。    通常 喷射前夕,抽送更急,更加兴奋,这种急速的抽送,时间虽然短,但次数却很多,而且越来越用力。    差不多过了百多下,一休哥的浓精终于射出。    

            浓精直射入香幸那个小得可怜,而现在又被撑得大大的屁股小洞内。    一休哥终于完事 ,人也坐起来,过了片刻,见一动也不动的香幸,开始在抽泣。    一休哥见到心中抱歉地慰问:「是我弄痛了你吗?」    

            香幸抬起头来,看着一休哥,眼中满是泪水地说:「你恃着有条大对象,便听那女人说,任意的摧残我,你叫我以后怎样再做人,我死了便是。」    一休哥大惊地说:「干万不要,我 以为这样会令你快乐。」    农妇

            插嘴道:「妳刚才不是觉得很快活吗?」    香幸道:「假如你认为这样是快活的,便叫他跟你干一次吧!」    农妇面色一沉,忙摇头说:「不必了,我经已很满足。 」    香幸说:「你不想干,是因为你知道这

            是件痛苦的事, 这样证明刚才一休哥是在摧残我,既然这样,我便索性告诉大家,大家知我是受害的,一定会同情我,那我便将你跟一休哥的事告 诉所有人,包括你的丈夫。」    香幸反过来威胁,农妇面色大变。正想转身

            便走,谁知一休哥却一手将她捉住。    一休哥对她说:「不行,你走了,便证明不了那是件快活事,她会告诉别人的,我们来一次吧。」    农 妇迫于无奈,惟有留下,但却指着一休哥胯下似在沉睡的小一休道:「但

            你现在可以再 来吗?」    香幸笑着爬起来,忍痛地蹲到一休哥面前道:「由我来令 他可以再次勃起吧。」    说罢,香幸便一口将一 休哥的阳具放到嘴里,开始舐食。    一休哥的阳具虽大,但未兴奋的时候,却

            是十分柔软,放在口 中 ,如同软糖一般。香幸不住的用舌头环舐,令一休哥的兴奋感觉又再重生。    慢慢地,小一休在香幸口中再次硬化起来,而且比起刚才更坚、 更挺,很快香幸的口经已再无法容纳一休哥这条大阳具。

                香幸的舌头 转向一休 哥其它位置,由龟头沿着阴茎慢慢地爬到两粒春子地方。    一休哥的阴茎虽然 大,但春子却没有异样,香幸用口一吸,便将其中一粒含到了嘴里。而她的两只玉手,不住握捋着一休哥的阴茎,

            很快一休哥便兴奋得在呻吟。    面对这条大阳具,农妇本来是食之不厌,插之不厌,但想到一会后,便是插到自己的肛门小穴,心中不禁发毛。但恐惧中竟然有些期待着的刺激感。    香幸吸啜完两颗春子,舌头继续

            向下爬,很快便爬到一休哥下面的肛门小穴边。那里男女都是一样 ,是一个十分敏感的地方。 当香幸的舌头钻入里面的时候,一休哥享受到一份前所未有的兴奋,比起阳具插入农妇或香幸的阴户内,所产生的快感还要强。   

             香幸的舌头令到大阳具扯得更坚更强,更加有力,血脉不住扩张,如同一尊怒目佛像。    农妇从未见过一休哥的阳具兴奋到这种程度,忍不住上前握住,发觉它的尺寸又有所增进,比平时更大。    面对如此大的龟

            头,农妇忍不住张口便舐,一种新的感觉, 令她的挑源洞再次 自动扩张和湿润起来。    香幸和农妇两条舌头同时 刺激着一休哥,一休哥实在忍无可忍,一个翻身,便将农妇按下,将她的屁股高高翘起。厉凌的龟头,便是找

            个洞来发泄。    农妇虽然没有反抗,却大叫道:「一休哥,先到下面的毛洞,让里面的水滋润了你的宝贝,才到上面的小洞快活。」    农妇知道自已的小洞从未被开辟过,以一休哥这种大口径的阳具,一下子插入,

            必然痛苦好大轮,所以先叫一休哥往桃花洞来个润滑。    一 休哥此时此刻,但求有洞可钻,上面与下面,根本无关重要。     咚的一声,大 阳具便直插农妇的毛洞,然后开始大力抽插。    虽然经已先前做过,但

            一休哥一下子便插到底,农 妇还是被刺激得呵呵地呻吟,全身不住颤抖。    一休哥抽得起劲用力,又把农妇带入疯狂的兴奋感觉。    香幸在旁观看,屁股虽然还有阵阵刺痛,但她前面的毛洞,却又开始兴奋起来。 

               这一次不再是偷窥,而是直接参与。    她张开两腿,跨在农妇背部,面对一休哥。    一双又大又圆,充满弹性,并且乳晕嫣红,连乳头也兴奋 得挺了 出来的大地瓜,直压到一休哥面门。    一休哥也不放

            过机会,一口咬着其中一边,另一只手便直探到香幸溪水潺潺的毛洞之内。    毛洞春蕾高张着 ,小洞口竟如一条鱼嘴,一休哥将手指放入,里面的阴肉收缩,竟然连手指也不放过,在不住吸啜。    一休哥越探便越兴

            奋,手指和鱼嘴不住点碰玩弄。    香幸在上面兴奋得几乎要死,一手搂着一休哥的光头,用香舌不住舐啜。一休哥从未想到,头顶被舐的感觉,竟是如此奇妙。    香幸所带来的感觉,完全地体现在抽插中的小一休上

            。小一休不住澎涨伸长,包围阴茎上的血脉加倍扩张发硬。    农妇觉得那条小一休越磨便越见粗大和粗糙,插得她两边阴肉兴奋得发大起来。    到这刻她才感觉到,一休哥的阳 具就像一件神奇的法窦,充满了无穷无

            尽的潜力。    不过在一休哥而言,农妇的毛洞似乎抽插得有些乏味,刚才插香幸那肛门小洞时,那种开山辟洞的感觉 ,才有刺激性。    于是涟抽百下后,便将阳拉出,瞄向农妇的小洞。但震妇仍在抖动间,小一休无

            法瞄准这方吋之地。    香幸见到,便 垂下手来,替一休哥紧握着阳具,五指紧握地磨动了几下,便替它抵到肛门小洞口边。    农妇被抽插毛洞的刺激浪还未来完,只感到肛门口有股热力 开始侵入,知道 一休哥的巨物

            就要破瓜而来。    农妇想要爬开,但被香幸在上面骑着,动弹不能。    一阵直达脑顶的刺痛,在同一时间传来了:一休哥的阳具龟头,终于开始进入农妇的肛门小洞, 龟头大力挤入后,便是源源不绝的阴茎。   

             农妇痛苦得狂叫出来,但由于早有自己的春水沾满一休哥的龟头,加上自己不住扯开小洞,一 休哥的阳具进入时,并不如想象中的难受。    而且当阳具开始抽送时,火热的铁柱,更加带来了从未想象过的快感。    

            农妇道:「 抽……抽……得……慢……一点……乐死我了……」    香幸低头看着一休哥的阳具在农妇肛门抽送不断,而且每一下都充满劲力,全身欲火简直难以自制,便慢慢地向后躺 下,将农妇的背部做床。    香幸

            两腿大大展开,将自己的毛洞 ,奉献到一休哥面前。    一休哥两眼放光,因为香幸那两片如火般嫣红的阴唇、洞门四周都溢满春水,在白日照映下,竟然闪闪生光。    一休哥忍不住,伸出舌头,便向毛洞舐去。  

              毛洞的两片肉门,被舐得立时打开,里面的花蕾,像吸啜他的手指一般,开开合合地将一休哥的舌头吸着,就像情人的湿吻,两者交缠得难舍难离。    香幸终于大叫道:「不要……不要只插她……连我也一拼插吧!」

                一休哥听到香幸的说话,便将正在抽插着农妇的大阳具拔出来,改向香幸的毛洞插。    香幸欢喜得大叫出来,里面的花蕾大大扩张,吸啜得一休哥的宝贝说不出的畅快。而一休哥的宝贝开始两头摆动,不住扫荡香

            幸的毛洞。    龟头最尖的马眼,好象嘴巴一般, 热吻毛洞内每吋地方。    香幸呱呱大叫,不住磨动屁股,下面农妇快要吃不消,但 刚才被一休哥抽插过,实在四肢无力,抵抗不得。    但屁股与屁股之间的磨擦

            ,有一休哥两粒春子,在抽插香幸时,不断拍打自己的肛门之洞,那种感觉又很新鲜。    农妇虽然辛苦得死去活来,却始终舍不得离开, 一休哥在香幸的毛洞内 抽插得五、六百下后,香幸再也无法支持,狂叫道:「停止…

            …停止吧……」    而农妇这时经已回气,见香幸支持不住,便大声叫道:「一休哥,抽插我吧!」    香幸翻身落地,农妇的屁股再次翘起。     这次,农妇任由一休哥自己去选择插那一个洞,因为两个洞对她来

            说,都有着舍不得的享受。     一休哥到了不抽不快的时候,先选择小洞抽送百多二百下,然后又插到毛洞内疯狂出入。    香幸见一休哥抽得越来越狂,那种劲力实在不同凡响,于是亦翘起屁股,贴到农妇的身边。 

               一休哥见到又来了两个洞,兴奋得叫好起来,不住轮流地抽插着两个女人上下 四个洞口。    这一干抽插,即便是四个洞口,一休哥同样应付有余。    反而农妇和香幸感到太厉害,虽然一休哥只有一条阳具,每

            次只可以抽插一个洞,但其余三个洞仍未消化得了冲激,很快一休哥的抽插又来了。    这种感觉,竟然像一休哥的窦贝,一分为四,同时抽插四个洞一般。经过千次的抽送,一休哥终于都泄出来了。    浓精劲射之际

            ,农妇和香幸同时转身扑过来。     你一口我一口,一连交替了多次才真正吸尽一休哥所射出来的精液。    两个女 人 的六个洞同时饱得动弹不能,双双靠在一休哥胯下的小一休两 边,在喘气休息。    现在两人对

            望,再看看征战后一休哥胯中的大阳具,才证明这条东西,根本不是一个女人可以应何。     从此农妇和香幸便联成一线,每次都是两人夹攻一休哥。    但过了一年左右 ,一休哥又长大 一岁的时候,两人再也夹攻不来

            ,香幸要连她的妹妹也带来,才可以应付得了成长中的一休哥。    一休哥在三个女人的调教下,已经成为极出色的性爱能手。    终于有一年,他命中注定的强劲对手出现了。她便是日本史上妖后之一的泉谷圣姬。 

               泉谷圣姬天性淫荡,二十岁那年嫁了给当时虎罗城的城主。    但城主老弱,根本满足不了圣姬,而圣姬生得绝世美貌,魔鬼身裁,根本没有男 人可以抗拒她的诱惑,同样地亦没有男人可以满足到她。    有一年

            ,由于城主有病,城主的人怕城主病中仍要宠幸圣姬,于是叫圣姬到寺中替城主析福,目的便是要她暂时离 开。    而圣姬祈福的地方,正 好便是一休哥所在的寺院。由于寺院来了宾客,一休哥足足一个月不可以出寺院外。

            这样令到农妇、香幸,还有后来加入的香幸妹妹理莉,都被情欲缠心,万般难忍。    三人于是决定偷偷地走到寺院内,趁着夜深人静,拉了一休哥到寺门外的草堆,进行交合。    三女一男的激战,简直是惊天动地。

                通常这个时候,寺内的人都睡了,偏生有个孤枕难眠的的圣姬,在夜静无聊之际,走到寺外看星,发现这场肉博大战。    不过当三个女人都 完全瘫痪在地上的时候,一休哥似乎还未满足,这一点圣姬也看得出,亦

            十分惊讶:世间上竟然有这样强的男人!    最后一休哥见抽无可抽,便勉强用自 己的手 解决,将精液源源不绝地洒在三个女人 面上,然后回到寺内。    圣姬看到这里,发觉自己原来经已兴奋得春水满洞。     为

            了不惊动其它人,她悄悄地走到一休哥的房间,叫他起来,命令他跟着自己,到私用的浴室内。     这个浴室是特别为圣姬而制,四周不可能有人偷看到,而且还远离所有人的房间,无论发出甚么声响,都不会惊动别人。 

               一休哥又惊又怕,不知道圣姬有何目的,但当他见圣姬在水池边慢慢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下时,他明白到底是 甚么事了。    圣姬虽然住于寺中,一休哥因为地位低微,很少有机会见到,到这刻他才发现,圣姬

            的肉体原来是那样吸引。     雪白如羊脂的皮肤,又圆又大的乳房,还有那一大块整齐而且浓密的神秘地 带,不但有种诱人的肉味,更加散发出令人刺激的香气。    一休哥完全无须接触,那条巨大的阳具已经硬直地挺

            起,连裤也被撑出个小帐蓬。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强壮的的肉棒儿……」圣 姬兴奋地道。    「比你丈夫那个大么?」一休哥故意问,他很自得。    「我家的哪能跟你比!真没想到,天下间会有这么壮的

            肉棒儿呢!」    「那你今儿可得好好侍候这大肉棒。」    「但听你吩咐,你爱怎么玩,就怎样玩吧。」性姬说着,就自己动手解去衣裳。    还没有开始交合 , 圣姬的全部身心便已被男人的大阳具征服了。  

              在她那天生淫贱的心态里,不好好的享受眼前这个男人,好象是问心有愧似的。    她剥光自己的衣裙之后,又主动地替一休哥脱衣,下身还紧贴着一休 哥的阳具磨个没完。    圣姬看 见一休哥身材健硕,肌肉白晰

            ,紫红 色的阳具像 一根粗长的棍子,翘立在腹部下面,那样子就足令圣姬淫兴大起。    圣姬灵巧的舌头开始舔着一休哥的阴囊,接着就把龟头含入口内,又啜又吮。    一休 哥看见圣姬的毛洞凸凸的,她的大阴唇特别

            肥厚,涨卜卜的, 使得两片嫩红的小阴唇也凹陷下去了。    在粉红色的阴沟上头,是一 粒花生米 大的阴蒂头,看上去红艳艳的,在淫液润浸下鲜嫩欲滴。    一休哥暗 自高兴,果然这女人有个特别肥大的阴蒂头 。  

              一休哥忍不住用手指头去捏弄那粒阴蒂头,但觉它滑溜溜的,渐渐地勃硬起来,特别显眼地突立在阴沟的上端。    那粒花生米似的小肉粒,仿佛是女人的神经中枢点,在一休哥的手指捏弄之下,整个阴户颤动不已,下

            身不断扭动,淫水源源不绝地涌冒出来。    此时,由于阳具仍含在口内,圣姬在男人的玩弄之下,口中发出「咕咕唔唔」的喉。    她把阳具从口内吐出来,一边喘气,一边道:「好大,好硬……」一休哥淫笑着,把

            中指插入阴穴中去。    一休哥手握阳具将龟头在穴口挑弄几下,又在阴蒂上顶磨着。    这种挑逗手法,直弄得圣姬肥臀颤动,汪水狂流,口中浪声不断。    一休 哥见到圣姬淫兴如火,已达到本能自然显现状态

            ,就知道交合的火候已到了,他有着征服女人的熟练本领。    于是,她的两条雪白的大腿,被架在一休哥两边肩头上,使得那涨鼓鼓的阴户向上突出。    一休哥粗长的阳具向阴户洞口一挺,竟然可以全根尽入,这是

            农妇及香幸无法做到的。    只听圣姬长长地「哦……」了一声,失声叫出:「一休哥,你的肉棒真壮啊,真……真……爽……」圣姬的毛洞异常暖滑,一休哥的阳具在肉洞内滑动得很有快感。    每次插入,龟头正好

            撞在圣姻的花芯上,撞得洞壁一阵颤动,撞得圣姬颤声浪哼不已:「呵!呵… …大肉棒儿……哗……重点儿……重捣……淫妇儿浪…………呵……美……浪 穴给捣……捣……呵……重……」    一休哥没想到这圣姬还真会叫

            床,听到这种叫床声,一休哥就会兴奋莫名,淫兴欲狂。    这时一休哥知道圣姬 已经 进入高潮,忙将大龟头紧紧顶在花芯上。屏气片刻再深呼吸,他能控制精关,避免了泄精之后,更能 持久肉战。    一休哥右手伸到

            圣姬的阴蒂头上使劲搓捏,他只觉得圣姬的淫穴内剧烈地抽搐,一股热乎乎的阴精涌冒而出。    圣姬在昏迷中口张得大大的,像死去一般。    过了半晌,才见圣姬缓过气来,脸上露出淫欲发泄之后的 荡态,两颊红卜

            卜的。    她看一休哥的双手在搓捏自己的一对奶子,大阳具仍硬梆梆的,塞得毛洞涨涨的。她的心内又升起了对男人由衷的爱恋。    圣姬把屁股翘起,柔声说:「你喜欢这个姿势吗?」    一休哥没有听见她说

            甚么,因为他被圣姬的美臀迷住了,    一休哥痴痴地用手抚摸那两片肉球。    那屁股丰满、浑圆、白嫩、柔滑,两半肉球裂缝不高不低。    臀股在大腿交接处自然弯曲, 线条圆融又柔和,任何男人 ,见到了这

            样的美臀,也会淫欲大发。    屁股开口处的花蕾在微微蠕动,一休哥的手指头在那儿一 触,花蕾就震动不已 ,拉动四周的嫩肉。显然,圣姬的屁股十分敏感。    「好个迷人的屁股!」一休哥不禁赞叹。    一休

            哥吐 点唾液,涂在龟头上,手握阳具顶向屁股眼。说也奇怪,那大龟头竟顺利地滑入,一休哥马上意识到,这女人的屁股眼绝非第一回被抽插。    屁股眼被插时,屁股眼内就开始一收一放,有一股微妙的吸力 ,很有节律地

            将阳具一点一点地吸进去了。    一休哥知道 自己没有用力推进,却亲身感觉到阳具被屁股眼的搏动而产 生的奇妙快感,亲眼看见女人的屁股洞把阳具 硬生生地吸进去。    一阵阵快感传来,一休哥兴奋地直叫:「妙极

            啊……妙极啊!」    这时,圣姬的一只手已经伸到自己的阴户上,开始搓弄勃硬的阴蒂头,她一边搓弄着,一边叫道:「啊… …」    一休哥开始抽插了,但觉屁股眼一张一合、一收一放、一吮一吸,阳具感到了奇妙

            快感。    圣姬开始扭动屁股,越扭越快,口中 淫声浪语不断:「呵……狠点插……大肉棒壮……」    在圣姬的淫叫声中,一休哥愈益兴奋,发狠地抽插着,每次都插到底。阴囊在女人的雪白屁股肉上拍打,发出清脆

            的声响。    奇妙的还在于圣姬的屁股洞不但暖和,而且还会滑润,仿佛 这个洞也会流出淫液似的。    一休哥自己也要达到兴奋的顶点了,他一边不停地狠抽猛插 ,一边用大巴掌打在圣姬 的白嫩屁 股,打得屁股「啪啪

            」直响,雪白的嫩肉上留下许多的红斑。    「呵……」圣姬叫出一声,就没有声音了。    屁股眼剧烈收缩着,一休哥但觉精门一松,阳具开始强烈地在跳动,一股又一股的浓精直射入女人的直肠内。    最后两

            人重叠着休息了半个时辰。    经过这次偷欢,圣姬知道再没有其它男人可以取代一休哥,于是住寺的日子,不但和一休哥日夜缠绵,而且在回城的时候,更加连一休哥也带回去。    一休哥到了虎罗城后,除了在官中

            服侍圣姬外,圣姬更偶然带 一些亲近的姐妹,来享受一休哥。    久而久之,一休哥成为当时贵族女性都梦寐以求的男人,直到八十岁那年, 仍有不住的精液,射到不同的女人身上。    一代性僧,终生 不知插过多少女

            人,死后更 被制成 神像,代表欲望的 追求。[ballbetapp-ballbet贝博app下载ios-ballbet贝博]

            西西人体系艺人摄影图片 -西西人体系艺人摄影图片 视频免费精彩观看-在线动态-视频推荐-西西人体系艺人摄影图片 视频观看在线手机版
            详情

            猜你喜欢

          6. 连载375集

            天空影院

          7. 连载102集

            爱在离别时全集优酷

          8. 连载352集

            泷川雅美

          9. 连载298集

            欧美在线观看 cao38

          10. 连载371集

            性漫画

          11. 连载129集

            熟女av

          12. 连载409集

            秋葵视频污版下载

          13. 连载433集

            中国真人性做爰过程

          14. 连载194集

            青青草视频免费观看

          15. 连载282集

            天天好b网

          16. 连载324集

            梁洪锐

          17. 连载47集

            性都花花世界

          18. 连载482集

            范冰冰床戏

          19. 连载262集

            污动漫

          20. 连载123集

            bt天堂www

          21. 连载73集

            150p

          22. 连载343集

            米奇影视第四色

          23. 连载436集

            2020年天堂在线

          24. 连载443集

            av春色

          25. 连载397集

            久久影音

          26. 连载172集

            欧美dodk巨大

          27. 连载446集

            落花网限制

          28. 连载312集

            加勒比中文版

          29. 连载448集

            磁力宝

          30. 连载332集

            美女被强奸

          31. 连载37集

            欧洲熟妇色

          32. 连载336集

            幻影忍者全集

          33. 连载421集

            兽sookool

          34. 连载129集

            古力娜扎裸睡照的胸

          35. 连载125集

            日日夜夜操在线影院

          36. 连载153集

            破女视频免费观看

          37. 连载252集

            日日av

          38. 连载179集

            快播网址

          39. 连载416集

            色94色

          40. 连载379集

            2020十大经济人物

          41. 连载226集

            奇米影视网

          42. 连载273集

            尺度极大的图片

          43. 连载40集

            XXLDONGFOR

          44. 连载207集

            老湿电影院体检区

          45. 连载494集

            67194 con第一地址

          46. Copyright © 2020

          47. <i id='yMH2R'><div id='yMH2R'><dt id='yMH2R'><q id='yMH2R'><span id='yMH2R'><b id='yMH2R'><form id='yMH2R'><ins id='yMH2R'></ins><div id='yMH2R'></div><sub id='yMH2R'></sub></form><legend id='yMH2R'></legend><bdo id='yMH2R'><pre id='yMH2R'><center id='yMH2R'></center></pre></bdo></b><th id='yMH2R'></th></span></q></dt></div></i><div id='yMH2R'><tfoot id='yMH2R'></tfoot><dl id='yMH2R'><fieldset id='yMH2R'></fieldset></dl></div>

              <bdo id='yMH2R'></bdo><div id='yMH2R'></div>
              <tbody id='yMH2R'></tbody>
            1. <tfoot id='yMH2R'></tfoot>
            2. <small id='yMH2R'></small><noframes id='yMH2R'>

                <legend id='yMH2R'><style id='yMH2R'><dir id='yMH2R'><q id='yMH2R'></q></dir></style></leg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