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NenXK'></small><noframes id='NenXK'>

    <i id='NenXK'><div id='NenXK'><dt id='NenXK'><q id='NenXK'><span id='NenXK'><b id='NenXK'><form id='NenXK'><ins id='NenXK'></ins><div id='NenXK'></div><sub id='NenXK'></sub></form><legend id='NenXK'></legend><bdo id='NenXK'><pre id='NenXK'><center id='NenXK'></center></pre></bdo></b><th id='NenXK'></th></span></q></dt></div></i><div id='NenXK'><tfoot id='NenXK'></tfoot><dl id='NenXK'><fieldset id='NenXK'></fieldset></dl></div>

      <bdo id='NenXK'></bdo><div id='NenXK'></div>
      <tbody id='NenXK'></tbody>
      <legend id='NenXK'><style id='NenXK'><dir id='NenXK'><q id='NenXK'></q></dir></style></legend>
      <tfoot id='NenXK'></tfoot>

          <tbody id='shqn1zyc'></tbody>
        1. <i id='bddvrni5'><div id='nlm456wg'><dt id='rv6d3n1x'><q id='wot4lzk4'><span id='en7eyswd'><b id='zjt16vn7'><form id='xsnogan9'><ins id='ka08are1'></ins><div id='5b1buk3p'></div><sub id='rqfzf7sn'></sub></form><legend id='9z280tue'></legend><bdo id='j3k1k5rv'><pre id='chnsj54x'><center id='oxrbj0xp'></center></pre></bdo></b><th id='3dt4fm27'></th></span></q></dt></div></i><div id='gg0w828r'><tfoot id='4wk2613q'></tfoot><dl id='o8dj1d0o'><fieldset id='9up64l5j'></fieldset></dl></div>

          <tfoot id='fr21aynq'></tfoot>
          <legend id='2m500lba'><style id='ks2laq3q'><dir id='rn9ub17x'><q id='ldfiup3m'></q></dir></style></legend>
          1. <small id='3le7kzyd'></small><noframes id='bvh1j7mw'>

            <bdo id='f6vwkpc1'></bdo><div id='mrfdbczi'></div>

            本站APP,内容更劲爆
          2. 收藏
          3. 报错
          4. 上一集
          5. 下一集
          6. 最新a片

            类型: AV波多野结衣在线网站 地区: 中国 年份:2020-10-18

            剧情介绍

            我和老师  这虽不是女人第一次为我口交,但那都是我软语温存而来的,未曾主动。我知道女人做这事,不像男人为女人口交那样,有心理生理的满足。  女人一般并无多少快感,给你一个这般大小的棒子,塞进你的嘴里,

            抵在咽喉,你会觉得爽吗?  她只是爱煞了你,方可为你如此。我心中爱意无限,抚摸着她的秀发,呻吟声起。她吞吐了两三分钟 ,可能她也累了,我也感觉要泄了,赶紧要她停下。  我拉着她,趴在我身上 ,想去亲她 。她

            躲了一下,摇了摇头,起身喝了口水漱了下口,方才和我亲在一起。  我问她是不是第一次这么做?她有点羞怯,问我怎么知道? 我说她不怎么熟练,还咬到了我龟头好几下。  她有点不好意思。她又问我觉得舒服吗?我说

            没比这更舒服的了,但还是比不上另一样。  她问我是哪样?我不回答,却把她压在身下,用阴茎抵在她的屄缝上,磨了几下,用力得顶了进去,说道:“就是这样!”  她伸手捶了我几下,娇嗔道:“你坏 死了!”  却

            又紧抱住我,呻吟了起来。  我渐插渐快,她也很兴奋,呻吟着叫我快点,“啊啊”地乱叫。  我忽然感到一阵射意,赶紧停了下来,她喘息着问说怎么了?屁股在底下乱扭。我说我想换个姿势。她问要怎么样?我躺在床上

            , 说让她在上面。她娇媚地横了我一眼,跨坐在我的腿上,我俩阴部相抵,她屁股一阵扭动研磨,俩人的性 器磨在一 处,麻痒舒爽无比。  她右手捉住我硬挺的阴茎,上下捋动几下,抬起屁股, 将它吞进阴道里。她“啊”的一

            声,吸了口气,呻吟说道:“好深,插得好深啊!”  屁股一挺一挺地扭动着,嘴里“啊啊”乱叫。   我挺过了那阵儿泄意,放下心来,看着她那随着她身体扭动,晃动不已的奶子,伸手将它们握住,揉搓着,屁股不断顶起

            ,配合着她的扭动。  她的呼吸愈发紧了,胸口起伏甚大,我知道她要高潮了,将她翻下身去,对着她的屄一阵猛插,只听她“啊”的一声尖叫,紧紧抱住我,身体僵 着,阴道里强有力地射出一股股阴水,紧裹着我的阴茎。 

             我不好再动,看着她粗重地呼吸,微张的双唇,双目半闭,布着一阵水雾,水汪汪地。  我爱怜地梳理着她的乱发,笑着问她:“快活吗?”  她偎在我怀里,头埋在我的胸前,呢喃着说:“快活,从没这么快活过。” 

             她感到自己的阴道里还有我那尚硬挺的阴茎,刚刚逝去的情欲又有些蠢蠢欲动,羞怯地说道:“你还没射呢,你再来吧。”  自己的屁股又扭动起来。  我嘿嘿一笑,压在她身上,开始慢慢地顶动起来。她紧抱住我的脖子

            ,配合地挺动着屁股,发出阵阵的呻吟,时不时地亲 吻我几下。   我越插越快,俩人胯间发出渍渍的水水声。她高潮后,身体敏感,不到几分钟又到了高潮。我也忍受不了了,顶了几下,精液射在了她的深处,与她一起到了高

            潮。  我们躺在床上喘息良久,不想动一个手指头。她趴在我怀里一动也懒得动,听着我渐渐平复的心跳,娇颜如画,一语不语。  我坐了起来,见她的两腿之间及下面床单,一 片水泽潮湿,阴道口里尚有乳白的精液缓缓地

            流出,和她的黏液混在一起。我笑 了一下,伸指在她屄处那儿一刮,摆在她面前,嘻嘻一笑,说道:“真多啊!”  她看了一眼我指上的黏液,忸怩起来,啐了一口,一把打开我的手,拿起纸巾想要擦拭她自己那羞处。我抢过

            纸巾,不顾她的羞恼,涎着脸拨开她的屄缝擦拭起来。她咬着下唇,媚眼看着我,脸儿晕红。  等我替她拭好了,她却不管我了,扭身下了床,直奔浴室,我追了过去。她嗤一声笑了出来,抵在浴室门边,作势 关门,歪着头笑

            着问:“你想干吗 ,想做那追逐良家妇女的无赖么?”  我笑道:“也没见过这般赤身裸体光着腚的良家妇女啊。”  她脸上一红,呸了我一口,就欲把门一甩。我急忙把住门,不让她关上,却也不强行推开,隔着十几 厘米

            的缝隙,笑道:“好娘子,就让相公进去 吧,天底下哪有不让相公进门的道理。”  她噗嗤一声笑出来,笑说道:“我不是你娘子,我是你娘,天底下更没有儿子强进娘房门的道理。”  我笑道:“我早就进了娘的门了,还

            是娘自愿的呢,怎么娘现在倒忘了?”  她羞怒 起来,便打开门叫嚷着要撕我的嘴,我趁机闪身进了浴室抱着她说:“拧吧,拧吧,娘要拧孩儿,孩儿能有什么办法,惟有尽心忍耐博娘一笑了 。”  她啐道 :“还笑呢,有了

            你这个魔星,有我苦的日子。”  我们在浴室嬉笑打闹了会儿,便清洗了身体,躺在床上。走了一下午路,又嬉闹那么久,早累了,就相互依偎地睡着了。  此后我们在家中如夫妻一般,但我知道 也不能紧来,怕于她声名有

            损。我便捡四邻稀少之际出入她家,与她出门,也是等到了远处方才亲密互挽着。  她说 她不能没有我了,我不在她感 觉很空荡,心里发慌。她的丈夫更少回家了,即便回了也是相互冷战,分房而睡。  我对她说:“你只能

            是我的了,任何人不能碰你。”  这是我对姑姑和陈老师从未提过也未想过的要求。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提这样的要求,而且还理直气壮的,我只知道我不能没她,不能忍受他人的染指 。  她说她不会跟丈夫同房的,并

            早已将他视而不见,这名存实亡的婚姻怕也坚持不了多久。  到了这年九月初,高中开学 ,我又得重回校园。叶老师也得上课去了。我们见面机会少了。  开学初当然是军训,但那真的没什么意思,短短十几二十天,那些假

            把势又能锻炼得怎么样呢?  我们随便敷衍着教官,那小教官看起来也就比我大个两三岁, 估计也是个新兵,表情还挺严肃,估计受党的教育很深了。  高中开始父母商量着让我住校,我也乐意,这样方便我和叶老师 往来。

              我和叶老师隔了一星期中午才在她的办公室见了面。我们紧锁了门 ,她见我带了几份盒饭,抱 住我甜甜地说道:“我的X儿真知道疼人。”  我暗暗一笑,紧了紧她,闻着她的发香说道:“梅儿,我 好想你。”  叶老师

            紧搂住我的腰,娇嗔说道:“那你干吗现在才来,你不知道相思杀人吗?”  “梅儿” 这是我私下对她的称呼。那天我说我不想再叫她老师了,她也不愿意,怕把 她叫老了。  我说我叫你老婆吧。她说不要,这个称呼会让她

            想起她丈夫,她不想再有他的任何记忆。我自然更不愿意了。  我心里一动,说:“那我叫你梅儿吧,你看小龙女跟杨过 他们俩,跟咱们挺像的,他们也师徒相恋, 多么惊天感人。我们也学学他们,我就叫你梅儿,怎么样?”

              她双眼迷离 起来,一副似乎很憧憬的样子,柔柔 地说:“嗯,我听你的。”  我叫了声:“梅儿。”  她觉得自己都四十岁了,却让我叫着这个仿若小姑娘的名字,有些羞躁,却又无尽的甜蜜,轻轻“嗯”的一声应了。

              我在她办公室里,拉着她坐在我膝上,搂住我的脖子。我亲吻着她的头发,说道:“没办法,现在军训,晚上寝室也查房,我是装着拉肚子,请了半天假才能来看你的,晚上还得回去呢。”  她嘟着嘴:“什么破军训,就

            爱瞎搞那些没用的。我不要你走啊,我都一星期没见你了,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我 笑道:“我也是啊,不过我这儿更想你呢。”  说着拉着她的左手按在我下体上。  她甩开手,打了我几 下,嗔道:“人家跟你说正

            经的呢, 就爱胡闹。”  我笑道:“这怎么不正经了,这是最正经的事了。”  我顿了一下,又说:“梅儿,我也不能经常来你学校找你,怕人说闲话,知道的认为我们是师生情深,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姘头呢。 ”  她

            啐道:“谁跟你姘头。”  我笑道:“你当然不是我姘头,是我娘子,不过我们做 的都是姘头的事。”  她瞪了我一眼却又幽幽地道:“你说的不错,你常来这儿找我,是不行 的,毕竟这里人多眼杂 ,怕叫人瞧了出来。” 

             我见她脸带哀愁,亲了亲她的脸颊,说道:“你也不必如此,我虽不常来你学校,但是我现在住校,自由许多。可以常去你家。”  又轻轻在她耳边一语:“尤其是晚上。”  她听我前言本已愁霁颜开,及闻我后语则俏脸

            晕红,埋在我怀里嗔道:“ 谁要你来了,你爱来不来。”  我会心一笑。两人拥抱着静默良久,我贴着她的耳畔轻道:“梅儿,我想要你。”  伸嘴吻在了她的脸 侧,玉颈。  她推搡着我,呻吟着说:“我也想你,可是现

            ……在不……不行,这……这儿是学校,不行的,去了家里,我随你怎样。”  我边亲边说:“可是我现在去不了你家,晚上也不行,再见你 又要几天之后了,趁现在中午没人,我们就弄一回,我午饭都带来了,不用去外面吃

            了。”  她羞恼地道:“我说你怎么提了饭过来,还以为你好意疼我,不想你竟是在打这个主意。哼,这饭我不吃了。”  我涎着脸笑道:“饭可以不吃,但爱不可以不做。”  说完向她的鲜红的小嘴儿吻去。  她挣扎

            着不让我得逞,双唇紧闭,牙关紧咬,双手推着 我,却不怎么用力。  我心里暗笑,伸嘴吻住她的双唇,不让她口里呼吸,一手抱住她的头儿,一手摸索着欲除去她的上衣。  她口里呜呜直叫似乎想说什么,鼻息愈来愈重,

            呼呼地作响。过了些许,她憋红了脸,突然用力将我一推,张口大肆 呼吸起来,等喘匀了气,才嗔道:“你想憋死我啊。”  对我又掐又拧。   我哈哈一笑将她搂住,又向她双唇亲去,她扭头避过却不挣扎,说道 :“不要了

            ,你还想害我啊,我都呼吸不了了。”   我笑道:“你不挣扎就不会了。”  又吻住了她的小嘴。  她似乎知道自己逃不了,不再闪避,只是恨恨地看着我。待我将舌头伸进她的口里,她却忽然将我舌头咬住。我不敢挣扎

            ,怕将舌头拉 伤,口里“嗯嗯”直叫,想让她放开。  她得意洋洋地看着我,脸上孕育着笑意,直到见我神情似有求饶状,才满意地放开我的舌头,咯咯笑道:“看你还敢你欺负我,这下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哈哈哈……”   

            我卷舌舔了舔被咬 处,有点 麻酥,看着她笑道:“你别得意,你也好不到哪去, 你看看你的衣服。”  她往 自己身上一看,“啊”的一声轻叫了出来,只见她衣扣全解,露出雪白的娇躯身段,那罩儿也斜落了,露出一个暗红的

            奶头。  她急忙想将衣衫扣住,我抢上前去,将她的衣衫一分一拉,她的上身就裸露了,现出一具雪白丰满的娇躯,身上只着件斜落的奶罩。  她脸色通红,想抢过衣衫,我将她上衣一抛,丢在桌上,她回身想取,我一把将

            她抱住,手 放在她背后奶罩的节扣上,笑道:“小娘子,还想 逃吗,这就从了本少爷吧。”  手上一动,将她那罩儿除去,落在了地上。  她又“啊” 的一声轻呼,双手捂住双乳,脸色愈加红润,羞恼地看着我。  我在她

            耳边轻道:“好娘子,时辰不多矣,不要多做无谓的挣扎了,还是从了本少爷吧。”  说完吻在了她的脖颈,抚摸着她的后背。  她头儿微扬,双手渐渐放开双乳,搂住我的脖子,发出微微 的呻吟。  我将她背对着我,让

            她双手撑在桌上,翘起肥大的屁股,将她的长裤内裤拉下褪到脚下,也褪去自己的衣衫 ,不再做多余的动作,将坚硬高昂的下体 顶入了她的体内,开始缓慢挺动,渐渐加快。  叶老师不断地 发出呻吟声,臀儿高翘随着我的抽插

            不断地挺动着,她头儿低垂,喘息地说道: “快……快点,啊… …啊……”  不知道是要我动作快点,还是要我快点弄完。也许是因为在办公室里,她感到又紧张,又兴奋,快感连连,那水流得更多了。  就这样,我们缠绵

            良久,直到一起到了高潮。我们依偎在一起,说着情话,看到时间紧了,不得已收拾好,吃完饭便依依惜别。  我们就这样一星期见几次面, 每一次都珍惜异常,几尽缠绵。直到两月后的11月她忽然告诉我她和她丈夫离婚 了

            。  我没感到惊讶,也没感到欢喜,只是搂住了她,深情地说:“以后,你只是我的了。”  她“嗯”的一声嫣然一笑,埋在我怀里没有说话。  她丈夫把房子给了她,和她分了家产。她儿子在外地知道了赶了回来,但无

            力阻止,黯然而去。  我和叶老师都知道我们是不可 能结婚的,她大我那么多,无法承受那么重的压力,我父母也不会同意。  她说她就这样跟着我了,直到我结婚,她就不再见我。  我说我十五年内绝不结婚,她就是我

            的妻子,但十五年后我必须结婚,因为我还有另一个身份,我父母的儿子,我在他们有生之年必须给他们一个儿媳,这是我的责任,是无可推脱的。  这年我去外地上大学,她跟着我一起去了学校那里,在学校边上租了房子,

            陪着我。  她 儿子已经结婚了,住在别的城市,不理解她为什么搬这来,她说她在开始她新的人生,尽管有点晚了,但却是最 值得去做的。  我们就在这默默住了四年,仿佛这是我们的家,她就像妻子一样等待着我每天回家

            吃饭,等待着我放假陪她出去游玩,她则幸福地依在我身边 。  四年后我大学毕业了,这年我二十三岁,叶老师也四十八岁了 ,美人迟暮,风韵依旧。 在我的极力劝说下,我们外地注 册结婚了,没告诉任何人。  那个登记办

            事员有些惊讶看着我们,但也并不怎么奇异。老妻少夫虽然罕见却也不是没有,她看着叶老师依旧美丽白皙的脸上晕红不断,却洋溢着幸福,也祝福了我们。  转眼8年已过,我已过了而立之年,现在已经三十一岁。父母这几

            年极力劝我结婚不成,早已心灰意冷任由我去。我却不得不和叶老师离婚而准备结婚,叶老师她已经五十六岁了,虽然这些年极力保养,但怎么也敌不过岁月。   她依旧白皙的脸上,又有 了 不少细微的鱼尾纹,肚子已经有些微

            凸。但我仍旧爱着她 ,每次抚摸着她的身体我还是冲动不已,和她一遍遍地缠绵,恨不得把我们融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我们离婚那天,我流泪了,这是我长大以来第一次流 泪,她却是又哭又笑。  我说:“我还可以见你

            吗?”  她避而不答说道:“X儿,有了我们这一起生活的这八年,我这一生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是你给我这一生最大的幸福, 女人中有这样 际遇的,没有几个。但是你还要开始另一段人生,我已经老了,有了你曾经那么地

            爱我,我已经知足了。你是个真男人,有情有义,你要对得住 你将来的妻子。 ”  我定定地看着她,没有回答。  妻子是我从父母给我安排相亲的几个人选中的,不为什么,只因为她的眼睛很像叶老师,柔柔的,让我不可自

            拔。她对我印象也不错,不 久我们就结婚了。   我们相处得还可以,倒也夫妻恩爱。  我却知道我心里爱得最深的还是叶老师。  婚后,我去找她,她见到是我,却不开门,打她电话,也还不接,我就站在门外,在那等着

            ,她还是不开。  就这样,我基本上每天都要去她家一趟,就在门外那站着,过了十几二十分钟才走。邻居议论纷纷,问我是谁 ?我说我是一个罪人,在等 着她见我。  日复一日,我每天都去她那儿等上良久。我知道她终究

            会开门的,可能是明天, 可 能是几年以后。   我会等着那一天。

            最新a片 -最新a片 推荐频道-视频精彩手机版-视频动态-最新a片 动态免费最新手机版
            详情

            猜你喜欢

          7. 连载301集

            一本到

          8. 连载170集

            亚州图片

          9. 连载445集

            舒淇的全部三电影

          10. 连载380集

            福利动态图出处gif

          11. 连载151集

            888影视网

          12. 连载462集

            2020精品国产品在线

          13. 连载500集

            广州性文化节2014

          14. 连载280集

            苍井优电影

          15. 连载188集

            国产精成人品观看

          16. 连载109集

            宫前幸恵

          17. 连载467集

            圣爱天堂

          18. 连载333集

            good电影网

          19. 连载80集

            哦好紧太深了啊

          20. 连载300集

            漂亮的女医生

          21. 连载316集

            簧片视频

          22. 连载440集

            挠痒痒动画片

          23. 连载413集

            三级a片

          24. 连载103集

            在线看不卡日本AV

          25. 连载72集

            婷婷丁香

          26. 连载44集

            chinese中国大陆1819

          27. 连载105集

            樱木梨乃

          28. 连载81集

            快乐大本营140920

          29. 连载313集

            27福利免费院

          30. 连载52集

            爱播播放器

          31. 连载285集

            成都黑帽门mp4

          32. 连载273集

            一吻不定情

          33. 连载476集

            日本真人做人爱456

          34. 连载258集

            龙珠超91

          35. 连载371集

            免费黄页网址

          36. 连载144集

            久在线观看福利视频

          37. 连载332集

            苍井空下载

          38. 连载36集

            sm的故事

          39. 连载278集

            性直播无遮挡直播间

          40. 连载336集

            妓啪啪

          41. 连载283集

            菠萝蜜无限制视频

          42. 连载248集

            97电影院

          43. 连载195集

            妈妈的朋友5

          44. 连载465集

            无锡新区余敏燕

          45. 连载329集

            久草在线福利资源

          46. 连载337集

            日本动漫肉在线播放

          47. 连载444集

            欧美13 14v

          48. 连载94集

            搜索岛国爱情动作片

          49. Copyright © 2020

            <small id='nNFgD'></small><noframes id='nNFgD'>

            <bdo id='nNFgD'></bdo><div id='nNFgD'></div>

            1. <tfoot id='nNFgD'></tfoot>

              <tbody id='nNFgD'></tbody>
              <i id='nNFgD'><div id='nNFgD'><dt id='nNFgD'><q id='nNFgD'><span id='nNFgD'><b id='nNFgD'><form id='nNFgD'><ins id='nNFgD'></ins><div id='nNFgD'></div><sub id='nNFgD'></sub></form><legend id='nNFgD'></legend><bdo id='nNFgD'><pre id='nNFgD'><center id='nNFgD'></center></pre></bdo></b><th id='nNFgD'></th></span></q></dt></div></i><div id='nNFgD'><tfoot id='nNFgD'></tfoot><dl id='nNFgD'><fieldset id='nNFgD'></fieldset></dl></div>

              1. <legend id='nNFgD'><style id='nNFgD'><dir id='nNFgD'><q id='nNFgD'></q></dir></style></legend>